今宵雨悶帶愁滿,昨昔悵恨歸來犯;
掩窗霏痕綴紗新,還映消容摧鬢闌。


正當努力清醒宿醉的早起,阿母來電問起對方的消息,我說至今無一回應;已逾兩個禮拜了,我反問還要再捎第三次嗎?阿母總算自戳幻夢,認清事實,說不用了,我心裡鬆了一口氣。是啊!前兩次都沒回應,就已是一種回應了,要我無三不成禮,我還真沒那個臉皮子跟勇氣。

Chi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