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晨訪娃娃谷歸來後作

野蘿侵人徑,
翠鳥鳴山空。
折枝驚夏韻,
澗懸谷更深。


育聖回電後立馬整裝揹起背包到停車場,途中內心隱隱覺得好像有甚麼東西忘了帶,等到要開車門的時候才發現車鑰匙還留在宿舍,只好火速再來回一趟。才發動沒多久,育聖已經到了約定等候的地點了,這下也只好請他多把眼球恩寵一下身邊過路匆匆的美眉身上打發等候的時間了,羅斯福路的車速能有多快是大家心裡有數的。

今年初夏那趟造訪後一個旋踵而至的颱風一場風流的調戲後留下受傷的娃娃谷(今名內洞森林遊樂區)獨自飲泣,為了養傷,園區一直封園迄今,正逢雙十節才重新開園,而且今天雙十節門票每人只收10元,我跟育聖倆就剛好付了雙十新台幣。

打從初夏那場造訪後,整整悶過了一整個夏季,才苦候到受了傷的佳人再重開心扉敞迎真正懷心癡等的人一探她的風采。那次去刻意選在清晨以避開人潮的喧擾,我貪心地獨佔了一大片祕境,細訴衷心,只準耳旁磅礡的瀑布聲與心底的對語,悄悄話了一段懷抱今夏想要開展的一場愛戀可以成真來回報期待。

期待最終還是只換來徒然漫長的等待,夏天就走了,歲月如這奔流而下的瀑布,一閃即逝,而壯志是逝者如斯啊!

今天育聖陪著來是多少聊以遣懷的,我們有交換心底秘密的基礎,一切有聲無聲中。像初夏那場瀑布聲與心語的對答。


想要留下甚麼,這才又發現出發前折返拿車鑰匙那趟還是又忘了把前一陣子才剛買的相機帶出來了,大概我幾乎不拍照的,所以買了之後也沒有甚麼留心的,就一直被我冷落著。也好,相機可以留住那瞬間的片刻,但人總是善變的,一個被凍結的片刻是無法詮釋整個人生的歷程的,我怎知我不會在下一刻遇到可以償報我內心長久期待的真正屬於我的一場愛戀,怎知不會另有人伸出那雙執子之手以攜老呢!我何必把惆悵凝結在那不切實際的過度且確定過往的期待中呢!


至少,育聖是可以聊以遣懷的相陪,曾有的憂傷就可稀釋,而逝者如斯!我們在瀑布前有片刻的沉默。而太陽也沉沒了,在我們步出園區大門時。


(後記:烏來老街的伙食一樣是很不怎麼樣,一點都沒變啊!)





Chidon
2012.1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don 的頭像
Chidon

Chidon

Chi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