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夜雨綿延,氾濫成相思;伊人隔世遠,誰解空閨怨?

路太遙,愁犯滿;螢屏漫顧歲虛長;鄰房又話儂語徒撩肝腸。

景傷情灰染青絲,終究春夢散場。


連代了4天班,也連著4天沒吃中餐,最後一天回到宿舍隨便吃一吃便累得和衣躺下睡太早了,轉醒時才凌晨2點,雨還是沒停。往往總是夤夜連雨時醒來便難再入睡了,就這樣無眠待旦。這樣一個人的寂寞實在像是雨直接打在心房般地。

情路這一途對我來說還太遙遠,失眠便是一種深沉的傷。
眼光散漫地盯著電腦螢光屏,神思早出遊不住。隔壁室友的女友經常留宿,這個時間點還在興致勃勃,天一亮應該還是得上班吧,怎有體力呢?也不想這房間隔音這麼差勁,辦任何事的任何細微聲響在這樣的夜裡對一個寂寞的老男人是多麼敏感易傷的!
一夜無眠天已亮,唉,上班去吧,還牢騷哩。

 

 

Chidon
2013.4.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don 的頭像
Chidon

Chidon

Chi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