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說的颱風要來;又是誰說的豪雨侵臺!?結果還不是艷陽高舉照形骸!
原本空著今日(2013.8.17)周末與妍蓁期約同遊某地,要一償妍蓁先前的一次遺珠之憾,都籌劃了,卻毀於近日的新聞亂亂報,妍蓁不喜雨天出遊,延期行程另擇日。

嘿,一大早就熱蒸騰了,哪裡下得幾滴雨了!等不及日上三竿曬成人乾,早早揹上背包,騎車逃離盆地的燠熱去了。 

  

噪蟬鳴夏夾徑吟,倦鳥知歸爭林喧;
杖藜擊石撥芒尋,攀嶺上陵步始輕。
步始輕,汗濡襟,入目簾新切思君!
稜線行,落英惹黛青。

風動之有聲,雲過兮無影;
雖立秋而日朗朗,獨隻身也形單單。

木棧生芝朽,石板附苔深;
山容自靈秀,地僻時人休。

榆楊掛藤牽蘿繞,野客孤聲屈脛走。
崦嵫喚日殘夕照,峰迴對山路不到。
路不到,心慄悼,折途奈何森寥邈。

返塵路,一生孑然行道誰與同歸? 

 

返塵路,一生行道誰與歸?

時序入秋,可臺灣還似一盆火爐般持續著盛夏餘威,甚至最近還更熱,夏天根本還沒結束,鳴過了一整個夏季的蟬還繼續在山徑兩旁喧鬧,附和著樹林間山鳥林禽爭相喧鬧的間關啁啾。
上切稜線的途中總先是陡上,拉著荊棘撥開芒叢的攀緣是時不時之遇,上了稜線依然已是汗流浹背,所幸北臺周邊的山勢不高,稜線和緩步履也就輕鬆許多,不若陡上時吃力。
行走稜線間放鬆了步履也才有餘裕展望,遠山亙緜連綴而成的一簾青翠,極目遠眺之時眾山拱列腳下,不禁升起心中一片感慨與思切著最近的某人情緒。踩踏著徑上的落緒,枝上的青葉還記不記得群芳盛時;又或者飄零的落英是否顧盼著枝椏上的青翠能否給予一憐...。
總之,腳步輕了卻也有心力胡思亂想了,我還是把塵世的三千煩惱隨身入山林。俗人啊!

續前行,風過耳畔帶雲走,秋日依然如夏豔朗,沒了遮蔽,日光直曬連影子都被吞噬了,本就孤單一人,連自身影子都不能相陪,塵世間、山徑中皆寂寞啊!

再續前行,依然獨行不聞人語,連個野叟山客也沒碰到半個。看來是久罕人煙至,徑落鳥獸走,無怪乎一些個木棧都已生菰敗朽而石板道上覆著深苔,我過處又有多久才再會有人紹續跡痕呢!其實山本靈秀,只是時尚男女喜歡熱鬧,假日都往機能便利的知名景點聚攏,又有誰願意親近需要遠歷艱程才能探究的靈秀呢?紅男綠女盡休止於近紅塵,離塵的也就真絕塵了。

既絕塵,也就由得山野喧囂,藤蔓爬滿了參天老木,松蘿處處,有時倒木橫陳,我也就孤獨地喘息,彎腰躬身曲盤雙腿或繞道或閃身竄走於其間穿林過藤。

都怪我一路上景點走走停停四處看,到了登山口竟然已近午後3點了,這之前還接到碧霞姊打來的電話,問我能不能趕到公司一趟,機器有問題,緊急聯絡人沒一個手機有接或有開的。雖然連絡到我,但我已遠在天邊,就算緊急趕回去,花的時間也是事情也不須要緊急了。

登頂之路有點遠,是一條又臭又長的步道,哦不,我這輩子又臭又長的形容已經給了西巒大山了,再無可與爭鋒的,只能說這條步道有點長,幾個峰迴路轉的奔波,展望處,目的地依然還在幾個路轉峰迴之後走不到,到了下午6點了,應該是還沒有走到目的地的一半路吧。
再來太陽就真的要下山了,心驚驚啊可不要摸黑,再不折返只有等人來救上新聞了,可是回望來時路,一來腿軟,一來森森邈邈啊!

想我這一生,一路獨行,何時紅塵路上能有個同走同歸的伴呢?


入目簾新切思〝君〞:

入目的一簾清新縱令人真有所感,但又為啥會扯到思君心切呢!思君不是憂國的思君啊,乃是思良人也,情深切的空相思、單相思。

最近最新把我的愛慕單戀打槍的那位佳人芳名中便有一〝君〞字,這是一語雙關的省口水,將言詞的效用極大化,雖感懷亦託物寫人。

 

倦鳥知歸〝爭〞林〝喧〞:

我這飛了大半輩子的呆鳥也知倦了,知途老鳥總得歸林,歸有巢,巢是家的想像!
我是真的想要歸有巢。哪位佳人願意讓我歸有巢?哪位佳人曾讓我有家的想像?

也是不久前的事。
那位佳人脾性個性確實有讓我成家的想像。
除了〝喧〞字另有深意,有一陣子我們倆的相處就像林鳥爭喧熱鬧有趣的鬥嘴般,生趣盎然的生活如果能夠共築巢!
就跟思〝君〞一樣的不浪費口舌,那位佳人芳名中亦有一字與〝喧〞同音形近。她是喧鳥我是木,喧鳥棲於木,築巢也。

陳襄總覺得她不錯,老鼓勵我勇敢去追。
〝爭〞即勇敢的行動,這也是我為何要用這一字。

我確實勇敢地行動過了,不是勇敢地去追,而是勇敢地被拒絕...。是的,我還是又被打槍了。
就在一次約單獨看電影的試探中,她以她總是聰明的頭腦技術性地婉拒了我的邀約並且真實地讓我完全明白她對我完全沒興趣。

既爭而敗且倦。風動有聲,雲過無影,就這樣。

 

山容自靈秀,地僻時人休:

山自有靈秀的容顏,只因為地處偏僻無人識,也就無人知其靈秀了而願親近了。
我哪裡沒有一顆靈秀的心呢!可就外貌長得太偏僻,社經及外在各方面條件都太偏僻了,哪裡吸引得到現今時代都會佳人,影像世代習於觀看外在為評價而成長的女孩,無人聞問親近是自然的。

來臺北第一次提起勇氣跟人告白記得好像是兩年前的事了,跟佳表明心跡結果一開口馬上被明快地拒絕了,那一年一共告白了兩人,都被打槍。
何嘗不想繁華自己,都已努力那麼多年了,來台北多久了!還是繁華不起來,怨不得人了,只想歸去的心日日生發。隔了兩年再試著跟喜歡的女孩告白,結果今年到目前剛好又行動了兩個所以被打槍了兩次,外貌天生,資質駑鈍也天生,努力了那麼久,天生的限制都只是讓一切徒勞罷了,我已是倦鳥思歸。

 

返塵路,一生孑然行道誰與同歸:

一整天經過無數個人潮聚攏的景點,有幾個停車歇腳處走走看看,哪裡不是男男女女倆倆牽手,對對比肩的出遊,熱鬧氣象招惹著我的孤單。
下山途中太陽已先我下山了,歸程一樣要自己一個人走。我問老天何時能有機遇,我這人生後半程得遇一位願意同我走山過水共黃昏的人呢?

今年的記錄被打槍了兩次了,還差一次三振,揮棒落空的都讓它過去了吧,不要再想了!感情上的牽掛現在起要重新歸零,剩下的這半年不到,我應該要積極地站上本壘包,再次尋覓機會,擊出一支明年能陪我一起過我這輩子第一次情人節的漂亮安打!揪咪!

 

 

Chidon
於北臺某郊山歸來後作

2013.8.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don 的頭像
Chidon

Chidon

Chi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