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雨悶帶愁滿,昨昔悵恨歸來犯;
掩窗霏痕綴紗新,還映消容摧鬢闌。


正當努力清醒宿醉的早起,阿母來電問起對方的消息,我說至今無一回應;已逾兩個禮拜了,我反問還要再捎第三次嗎?阿母總算自戳幻夢,認清事實,說不用了,我心裡鬆了一口氣。是啊!前兩次都沒回應,就已是一種回應了,要我無三不成禮,我還真沒那個臉皮子跟勇氣。

阿母電話中照例老調重彈,不忘叮嚀我已經會背的那些囑咐:頭髮不要再理三分了,留個海角頭,比較人緣,還有我身型愈來愈胖,臉也愈來愈腫,一定要減肥,臃腫難看又老氣。
阿母還有一個名單,但對方聽說很挑外型,我靈機一動順勢接話,我會努力減肥及改善髮型穿著,培養品味(天知道),在達到這些目標前就暫時偃旗息鼓(我多麼想喘口氣啊),不要再幫我作任何安排,在事後才告訴我!
阿母想想也對,答應先喘息一陣子。我會累她大概也會疲;不過天下父母心,天知道阿母會不會睡個覺醒來又開始奔波了,我太有經驗了。


這段日子幾乎難得見晴,濕氣很重,有時雨一下就是一整夜,看著紗窗上新綴的雨痕,玻璃上映著朦朧的檯燈閃爍著模糊的臉龐,會有錯覺那是掛在我雙頰的濕痕,狼狽模樣已是好長一段時間的自我認知,男兒最怕消沉,消沉日久便欲振乏力,於是自我放棄。

上個禮拜到陽明山放空了三天,是真的放空,因為下山後覺得這三天真的是悾悾的,陽明山空氣好是真的,但三天一直下雨,連呼吸都令人沉悶,腦袋也就跟著停滯,然而我這五、六年來不就是過著如這三天一般狀態的日子嗎,在精神層面上。

欲振乏力啊!所有情感上的目標總一再地成為挫折,當期望漸漸成了奢望,日子便長成了總在現實的摧折裡以白日夢來填充殘破。

話說,這雨季真的持續太久了,到底何時給我放晴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don 的頭像
Chidon

Chidon

Chi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