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夢見,夢中的我正作夢,夢醒了,我卻還未醒。

夢裡將妳背擁入懷,深埋妳秀香的髮紋在我肩窩,細語。不管將眼前的風景看得多遠,妳要我許諾我的臂懷永遠是妳出發與歸來的錨點,我醒了,妳卻也已駛離,還差一句道別的〝再見〞,夢斷。

妳還會再歸來嗎?

為什麼夢裡的秀香如插在門縫上的玫瑰般清晰,清醒後卻未留半點溫存在攤開的手掌心,七夕的鵲橋上至少一年一會,而我張開的臂膀可有妳的歸期?

誰來告訴我,我是在作夢或已然清醒?誰來點醒我或繼續為我催眠...。

那一年碧英與佩玉來台北陪我到淡水老街找的那位塔羅牌老師,老師的解語我依然清晰卻遙遠。

啊!誰來點醒我或繼續為我催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don 的頭像
Chidon

Chidon

Chi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