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結原欲託風解,高臺邀月玉池階。

清風笑我獨費神,春秋豈為人憔悴!

鐵馬銹鏈難驅馳,金牌順喉已醺泄。

近欄眼醉攙魂思,遠岸燈迷景暗滅。

雲浮淡星青天青,瓶倒欹軀影對影;

凌亂形骸未勝酒,過身行人不留情!

寂寞更惹寂寞事,煩惱還生煩惱癡;

枉度人間幾多歲,天涯明日歸不歸?


 

已經連續好幾天了,淺眠,總在深夜被重重心事壓醒,也更加持續地放浪形骸,喝多了酒。
前天夜裡騎著那輛雨淋風蝕的鐵馬咿嘎咿嘎地踩著魂遊,騎上了高台帶了兩瓶金牌吹風,河岸邊的夜風解不開人的煩憂,金牌也就更加助愁......。

我跟現在這個室友像是難兄難弟一樣,都大約在同一時間遇到同類型的心事,是這間宿舍風水有問題嗎!還是真的是同鄉所以註定要難兄難弟!

實在不應該開口的,先前就已經好幾次瀕臨臨界的試探,我知道答案的,但我還是隱忍不住,雖然是假設性的問題,但我還是想從她口中得到一個明白,一個明明確確的不再存有任何模糊隱諱的句號句。是的,是就是〝是〞,我不是個夠本錢可以揮霍青春的人。
我只是受夠了無止盡的揮霍,我要從她口中印證我原本就知道的答案,鎖死,一刀切,不囉嗦。

然後我該沉默了。我真的沉默了,在我該沉默的所在。

我知道我自己是個甚麼,只是還不甘心罷了,所以夢裡是夢,醒也是醒在夢裡,然而我真的就只是這樣,我怎麼就沒有那種勇敢的決心去清醒呢?是不是有夢最美?然後依舊作夢......。

再然後,原本徘徊於歸不歸之間的徘徊實在很徬徨,在這邊若有感情的鏈結我是可以再多待一段時間的,但一直是尋尋覓覓也就一直浮萍浪漂,一會兒有期待,一會兒又落空,煩,煩惱!

那天高台上吹風就想得很多了:不如歸去!


雖然我最後也醉得一蹋糊塗,都不知道怎麼回到宿舍的,但唯有這一點倒還很清醒。
台北,看來真的不是我這種 loser 待的地方。
但,何時回得了彰化呢?沒有背景無法動用關係的人,惟一就是乖乖地排隊等了,結果就這樣等了一年了,今年沒結果,明年又得重頭來,期望都已不期望了。

好慘啊!

 

然後現在是怎樣啊!今夜又睡到凌晨1點半從夢中不愉快地起來,輾轉到2點,然後無奈到打開電腦打完這篇文字,還是沒有睡意,還是憂思忡忡,如果這種狀況再持續一個禮拜,我會不會幹出甚麼衝動的事呢?
(看來我的室友有危險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don 的頭像
Chidon

Chidon

Chi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