杖藜扶喘陡寸升,
日正不見知林深。
說兩裔處,
霪氤雲霖。

 

Chidon
2015.3.18

IMG_20150318_125748  

IMG_20150318_132124 

IMG_20150318_134756

IMG_20150318_163247


都蘭山,臺灣小百岳,一等三角點海拔1,190公尺,不高,但山形聳立。從登山口到三角點,幾乎一路陡上,多處拉繩。還好大部分陡升路段的步道鋪有木棧,要不然以我退化多年的肥腰懶骨頭,已經遺忘了當年在中部時跟那群山友攀緣林石的精活手腳了,想當年的精壯身影在相片中泛黃,現時的臃腫是消沉的最佳註解。喘!好喘!

因山形地勢及位置,太平洋水氣在此際會,雲霧終年簇擁,草木蓁蓁而奇;陽光喟嘆,探不進美人心(都蘭又被喻為美人山)穿走其間,凡軀似一顆方糖溶入拿鐵裡,被周圍奶泡重重包覆;一粒微塵飄盪天地間。

(我多麼希望能探進妳的內心啊!看看我在妳心中的位置;是重於山,還是輕如塵!)

豈止多雨!雲深霧繞水氣豐,褲管浸濡於行路,臂袖滲濕在攀石,內衣又汗漓一片,失意客乃濕意人,少年懷春總是濕。
為何多雨!樹高攔截行雲,葉緣摶聚露珠,風動林下泉,霧滴有聲,於是風風便雨雨,詩詩又濕濕。我的心情。

展望是運氣,如果天晴,盡收泰源盆地、杉原海岸、加母子灣及新蘭漁港。但時運總不濟,雲雨霧是常態,我的人生。

都蘭是兩族聖山,以普悠瑪祭臺為界;依山屬卑南,傍海歸阿美。我爬到祭臺處,心臟差不多快跳出來當供品了,可是離三角點差不多才一半多路;山是聖山,我快要成剩人了。

放慢腳步吧,雖已過午。過午不至三角點,是登山人的一禁忌;因為山區午後天氣多變化,容易摸黑下山致歧途。但放慢腳步吧,聖山有天啟,我衷心祝祈,天將有示於我乎?!

我這一趟行程的動機是甚麼?!一句:「我以為你已經釋懷了。」讓我落魄,在初發時。

腳步雖慢,心中相信我不會半途而廢,一定能三角點來回,內心如此篤定腳步也就實了。我對於妳,還在掙扎於是否該放下腳步還是放慢腳步,我畢竟終於明白,妳之於我,已是一座難以攀越的高峰了,卻令我心嚮往之。我才如此把這段人生走得踉踉蹌蹌。

(登都蘭山於2015.3.18)

 

Chidon         
2015.3.22,深夜


其實我也以為我已經釋懷了,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想起了那一次,一開始開口約妳的第一次就被打槍了,那時原以為我自己會放棄(想到了當時曾為了這些心情留下了一些文字:切思君,爭林喧;莫如重歸零 。我築巢的想像就是在與妳喧鬧的過程中積累成的),沒想到事後還有好幾次再開口,怎麼會這樣呢?

大凡所有將我打槍的女人,都是第一次打槍我,我就對她們斷念了;沒想到我單單卻對妳念念不忘,每一次表白每一次被打槍,已經從2013跨越到2015了,我還是放不下。最終,最近,在決定休長假的啟程前夕,又忍不住向妳開口試探了一次,終於在妳那一句:「我以為你已經釋懷了。」......的回答裡,突然像都蘭山霎時地雲消霧散一會兒,讓陽光終於穿透重林深障,看透了妳的答案:我只不過是一粒輕塵。可是妳在我內心卻已點點滴滴積聚如山重了。

對妳的感覺確實是點點滴滴積聚而成的,確實,我對妳沒有像對其她令我動心的女孩一樣,初見面就心動。但那樣的心動總是去得很快,一旦表白被打槍,我幾乎沒有留戀的。因為沒有深刻過。

雖然去年在妳多次挫折過我之後,我也曾向某位才剛出現在我們身邊的女人積極示好,搭訕了滿有一段時間的,也是初見面我就很心動,但我沒走到開口約或是告白這一步就放棄了,也是因為我學會謹慎了,也是因為不用問答案就已經很明顯了。當周遭的人意識到我的意圖後,那些平時有相借問的交情的人,會擔心我受傷的人,老早便紛紛勸阻我了(尤其是蔡欣亞最不厭其煩地每次聊便每次告誡我不要癡心妄想,這最愛跟我鬥嘴的八婆其實還挺關心我的我知道),更扯的是,她的直屬主管蘇襄在一次單獨跟我到七樓倉庫調閱資料的時候,竟也主動跟我提到這事,勸我不要對她想太多,我們條件相差太遠,她又是留英碩士,她不可能看得上我的!這甚麼鬼啊!雖不服氣但事實勝於雄辯,跟她彼此的互動中,最真實的感受我自己最明瞭了。我總算及時收手,認清事實放棄,沒鬧出讓彼此尷尬、讓自己難堪的笑話。

妳曾經問過我關於我對於妳和她的比較,我很誠實地回答。論外貌她優於妳,妳不是讓男人光看外貌第一眼就能動心的女人,一開始我對於妳也沒甚麼鮮明的印象,這是事實。論外貌,她可以輕易地被歸類為美女。我察覺妳當下對我的誠實有點小小的不悅,但論相處,妳對我是點點滴滴積累成重於泰山,都是在相處之中,從喜歡到想要!妳沒在意我的後話。

喜歡如果沒有感動,終究只是一時一刻的;但想要是很深刻的。是因為妳的個性及平實而易於親近,是經歷過相處而醞釀的,是對於未來可期待的。從彼此的互動中得到的反饋,對於未來,我不會去期待我跟她,但我一直想像我跟妳。這是很深刻的不同的,妳似乎不明白我對妳這樣的心,現在我才明白,原來是妳心裡從來一直沒有我。我不會從她那裡受到傷害是因為她一開始便讓我明白她對我完全沒興趣,但妳卻以妳那容易相處的個性讓我誤以為我有努力的空間,我才會一直對妳有失敗之後再努力看看的錯誤想像,沒想到這樣的妳才是讓我真正心理受創的利刃。而且是一點一吋地剜,而不是痛快的一刀。

而且我沒想到的是,最後她跟妳兩人竟然成了親密的好朋友,我是不是曾經做錯了甚麼事了!老天要我用這種方式付出代價。

怎麼會這樣呢?!

 

Chidon   
2015.3.26,凌晨


 

昨晚吃過飯後就睡了,睡了很久,醒來時天色明亮,花東回來後連續了一個禮拜的陰雨終於收斂了,一看就知道今天是很好的天氣。

昨天下班前跟妳多聊了很多,但都是一些我想帶過的事,始終沒聊到我內心想跟妳聊的部分。妳以為我這次去花東9天是為了遠離那些都已經讓妳知道的那些我對於職場上的種種不愉快的人跟事嗎!妳以為我之前那一段表現得死氣沉沉的模樣是因為我所說的那些人與事嗎!

妳果然從沒把我放在心裡。

其實,這趟花東之行也算是很療癒的,至少,我回來後開始讓陽光透進我的內心了。都蘭聖山是有靈的,登此山時,我自始至終都是緩步徐行,當然因為對現在的我來說,這樣的山算陡了,不得不;但心態上也有刻意。

因為緩行,才有深思。我在一步一履之中,以都蘭聖山之名,向普悠瑪祭臺深禱。祈求賜我智慧面對我的感情,讓我真正明白甚麼是真,甚麼是可為與不可為。也祈求我可以拋下這些年來在職場上的是非恩怨。祈求我對於妳的拒絕可以真正如妳所希望的能夠釋懷,內心平靜地安等一段真正歸屬於我的感情而不強求,就算天安排我這輩子無緣我也可以安然接受而不怨懟。祈求我能以平常心在還能與妳相處的日子裡跟妳維持良好的友誼,畢竟人生聚散有時,未來如何人力不可逆料;祈求在妳遇到妳生命中的那個人時,我可以衷心地給予祝福而不自艾。

一張眼,發現窗外陽光明亮,我內心也豁然。

謝謝妳,讓我有過這樣的深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don 的頭像
Chidon

Chidon

Chi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